栏目分类
热点资讯
你的位置:2021猫咪最新vip破解版-2021猫咪maomi最新域名 > www.猫咪.com > 《前行者》里演裴如海,霍青直言:让观众记住角色比记住我本人还高兴

www.猫咪.com

《前行者》里演裴如海,霍青直言:让观众记住角色比记住我本人还高兴

发布日期:2021-11-18 17:50    点击次数:158

■ 本期轮值毒叔 ■

■诸葛奇谭·谭飞■

以下为采访节选,完整内容请点击视频观看

在今天文章开始前,想请大家花3秒帮忙做一件事:

1、点击顶部蓝字“四味毒叔”

2、进到公众号主页后再点击右上角三个点

3、设为星标

感谢您的支持!

这个角色对我来说,是尝试也是挑战

谭飞:欢迎霍青老师来到《四味毒叔》,我是对霍青老师仰慕已久,看着你的作品长大的。

霍青:谢谢谭老师。

谭飞:我们先谈谈《前行者》这部作品,你在里面所饰演的裴如海这个角色,他的阴冷、多疑,你把握得非常准,你是怎么拿捏这个人物的?他从一个共产党高级领导干部变成一个叛徒,是有着很复杂的心路历程的。

霍青:当时接到这个角色心里压力挺大的,挺矛盾的。

谭飞:觉得不好演?

霍青:关键是这个角色他真的是一个反派。像我原来演《瞄准》里面的方校长,他也是反派,他还没有这么反。但是裴如海是彻底的反动,是十恶不赦的这么一个人,背叛了共产党、国民党,而且又背叛了中华民族。

谭飞:投靠日本人了。

霍青:对,而且我还在想观众看完之后会不会对这个角色,对你这个演员,会有一个定性。

谭飞:所以内心还有点挣扎。

霍青:有点复杂,害怕失去观众对我原来的认可,尤其是我的一些影迷粉丝,就觉得有一点私心。而且我二度创作接触这个人物的时候,他确实是在很多方面让人感觉到非常可恶可恨的。但是为什么要接这个人物呢?首先我觉得这个题材是一个正能量的,尤其是对年轻人有一个认知教育,起码让他了解一下当时的历史。共产党从1921年一直走到现在,过程艰辛坎坷,可能我们就忽略了这个问题,使得年轻人对我们的近代史,尤其是党史了解的不是很清楚,这样就有一些认知上的缺失,他们一路走过来那种艰辛卓绝,那种苦难的历程,一般人是想象不到的。

谭飞:所以到裴如海,对你来说是第一次复杂的尝试。

霍青: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想通过这个角色,让年轻人有一些反思,共产党为什么有这么坚定信仰的人,居然能够走到变节这条路上来?我觉得对于一个演员来说,一定要有正确的思想,正确与否直接影响到一个演员对剧本的认识,对角色的塑造。

谭飞:我觉得你对裴如海的心路历程的挖掘是很深的,包括他的变节的过程,包括他后面异化后的行为。我印象特别深,有一幕是你教他们脱身术,然后一个人溺在水里很长时间。刚才你也说了这确实是真实的表演,而且你本身是有这样的一个基础的,这个细节可以跟观众分享一下。

霍青:对,裴如海在教他们的时候,其中有一个是逃脱术,还有一个催眠术。先说逃脱术,实际上这里面导演可能有他的想法,但是我当时看这个戏的时候,也有自己的想法,就是观众可能不知道这个人在水里干什么,我在这借机跟观众再展示一下,回顾一下这个环节。实际上在拍戏的过程当中有这样的情节,但是被剪掉了,可能是因为篇幅的关系。我来给你们讲逃脱术,然后就绑起来,绑起来以后四个人把他抬起来搁到水缸里头,5分钟之后他才起来。但我觉得刚开始那镜头应该是先拍到他被绑着,大概几秒钟,等他再拍表的时候再回来,他在拍水缸的时候,他不是有个手搭上来了吗?应该啪先把绳子扔上来,绳子搭在上面,然后一只手上来,然后再站起来,身子上还有一些零散的绳子。上来以后这个人就已经干干净净了,所以观众可能会联想不到这个人是怎么上来的?他在底下干嘛呢?这样可能会更清楚一点。

谭飞:明白。

霍青:我当时这么想,就是说在拍这场戏的时候,我们大家都想当然的,你把他沉到里头以后他就沉下去了,然后水底下的摄影机就能拍着他。其实在水里人下不去,是浮起来的,你知道吧?况且我的手被绑起来了,如果不绑起来,比如说我拿手撑着旁边,可能还好一点,可绑起来了就没有支撑,然后我拿脚和头使劲顶也不行,它使劲往上浮,最后只能拿铁坨栓在身上,这回才沉下去了。等真的沉下去以后,还得拿头和脚顶着才达到效果,而且时间要长,他要水面不动,要静止住。

谭飞:所以霍老师刚才讲沉下去,我就联想到了一个演员的“沉”下去,就是你创造了这个人物,你就必须长在他身上,所以很多人会说,因为霍老师好像先天有一些优势,有一种老谋深算的感觉,确实有老江湖的劲儿,有时候似笑非笑的,可能确实有点像从事谍战工作的。那么你在把握这个人物的时候,还有没有其他的你自己认知上的独特性?

霍青:有一个比我大的朋友跟我讲,他说你看每一首诗里,都有一句是它的灵魂。醉里挑灯看剑,就是辛弃疾写的,他说这就是它的灵魂。我有时候就琢磨,我们演员也是这样的,一场戏、一个剧本、一个人物都有它的灵魂。就是说如果没有一个灵魂和精神的统配,这个戏就是散的,这个角色就是散的,这场戏,或者这句话,你最后都会有遗憾在里面。所以我就觉得,怎么能够达到把一个角色,不管你是一个正面角色也好,或者一个反面角色也好,你都是有一个正确的意识形态,你去支配。演员老在琢磨人性的问题,就是说怎么去体现这个人,他是很复杂的,在塑造人物的时候,要有很多方方面面的去考量的东西。

把过场戏当成重场戏,是演员应有的态度

谭飞:裴如海的戏里面,你自己印象最深的是哪一场?

霍青:我觉得哪一场戏对这个角色都是很重要的,把过场戏要演成重场戏。有的戏,我们可能稍微松一点,先放一放,因为它张弛有度,如果都那么紧,这个人物就不是那么好看了。但是作为演员来说,每一场戏我们都非常的较劲,自己跟自己较劲。比如刚才咱们说的水中潜逃这场戏,还有催眠也挺神的,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戏。演马天目的鲁一老师当时就在现场说,你们大家谁看见过或者知道过催眠?我们大家都在想这个问题,我们也都是耳闻过。

谭飞:对,谁也没有没见过。

霍青:这个东西我们没有经历过,我们为什么要考究、探究这个问题呢?因为我们要把这个东西带到戏里头,让它更真实、更可信。

谭飞:最后完成的很好,观众都相信了。当然鲁一老师配合的也很好。

霍青:很好,非常好。

谭飞:形成了一种意境。

霍青:对。实际上这场戏后来观众也看说,这场戏,实际上马天目他也没有真正被催眠。

谭飞:对,他是假催眠。

霍青:他去配合裴如海。裴如海最后到水下去取《忏悔录》,是给他设了一个套,他误入陷阱以后他出不来了,在水下拍这场戏,是需要拍将近5个多小时的,但是我们3个小时就拍完了。

谭飞:因为你是游泳高手。

霍青:对,我从小是自学成才,游泳,4种泳我都会,而且我现在还能蝶起来。

谭飞:那后面这个剧本是因为你特性改的,还是说本身就这么写的?

霍青:本身就这么写。

谭飞:正好就用到了。

霍青:对。正好就是说要游泳,剧组问你会不会游泳?我说我会游泳。然后他们就安排了我的替身,因为我这个年龄在这儿,他们还是比较照顾老同志的,然后就说您露个脸就行了,我去了以后人家替身已经拍了好多了。但是自己心里过意不去你知道吧?因为这场戏很重,是共产党处决这个叛徒。你让他就这么呜里呜突的,剪个脸,露一下就完了。我觉得对于一个演员来说,绝对是不能这么给他凑合过去的。我说我来演,而且他在水下还要睁着眼睛,所以你看,我一直就没上来,那时候已经到深冬了,在水下三个多小时,一气呵成地拍完。因为他要进到那个装置里面,一个大铁笼的装置里,你要演戏,要把那个东西拿出来,他最后要做特技。我说有些东西我都给你做了特技,我一扔,它自己就漂起来了。那个镜头就很近,水下摄影师就在笼子周围游,我就配合他。

谭飞:这个也给青年演员一个教育和启示,因为这是高潮戏,而且他肢体的语言是很重要的,如果找替身,效果肯定会打折。所以对你来说虽然有风险,但你还是坚持说我一定要演,而且我要把他演好,三个多小时,原定五个多小时,提前完成。

霍青:对。如果中间上来,再下去就很冷了,上来可能还要烤火或者取暖,你要在底下一气呵成。等于这一场戏,我们看着可能时间很短,可能就是几分钟的时间,它是很多镜头组成的。所以我们就分好几组的拍摄方法,当时也是比较复杂,但是一气呵成拍完了,大家都非常高兴。

相对于我的名字,更希望大家记住我的角色

谭飞:肯定的,导演应该也会很激动。这个戏我们知道它其实播之前完全没有宣传,应该零宣传,但是播出效果也不错。你觉得这样的一个口碑和收视,包括它的信心来源于哪里?

霍青:一个人他的思想认知就是他的信仰,我们这个戏也是一种信仰。当时拍这个戏的时候,我三番五次地在说这个问题,我说这个戏可能它不是一个时装剧,但我觉得它在精神层面上是值得的。而且它是既有娱乐性又有思想性,又是个正能量的戏。

谭飞:还可以让青年观众了解到党的艰苦卓绝。

霍青:对,这是我当时一直在说,这个戏国家肯定会支持的。老百姓肯定会喜闻乐见、会喜欢的。

谭飞:对,所以《前行者》的优秀就在于说,可能我们的正面角色像张鲁一老师演的,包括我们看到聂远,其实他们俩也是挺精彩的。

霍青:非常精彩。

谭飞:包括你的这条线,因为也是特别重要的一个反作用力,所以我们才能看到那么精彩纷呈的,甚至有观众说一集没看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信息量太大了,前两天我出差,回来一看,我说裴如海不是死了吗?怎么又杀一个人呢?我都很疑惑,所以我觉得这个里面环环相扣,确实是谍战剧的一个比较精彩的表现。当然我也想问,很多人会说霍老师是剧抛脸,觉得霍老师入行这么多年,没有大红,没有爆红,你觉得红与不红在你心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体会?

 

霍青:我觉得对我来说可能年轻的时候想过,会幻想自己会不会红或者什么的,这人越到一定年龄就心越沉了。

谭飞:看淡了。

霍青:对。我现在有这么一感觉,苏轼说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,我觉得每一天一定要做点有意义的事情。比如每天我们谈谈话,谈谈我的心得,我的想法,甭管我对不对,您给我纠正一下。比如我们今天这种访谈,我觉得就是特别有意义的事情,或者我锻炼身体,健健身,看看书,或去思考一个什么问题,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。所以我觉得能够在每一天把自己干的这些事情干好了,这是最有意义的一件事。每接一部戏,把这个角色演好了,中期在现场拍摄,后期再想一想有没有更完美的,第二次再拍摄的时候能不能有所补救。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来说,只要你心不老的话,艺术寿命永远不会老。

谭飞:其实我觉得你蛮适合演《扫黑》这种剧的。很适合里面的那种计谋高深、特别会盘算的角色,我觉得你是我看到的中生代演员中独一无二的。很多人说霍老师你演的角色比你本人出名,那对这个现象你怎么看?也有一些人说这角色更出名不是更好吗?我不在乎我个人是不是更出名,你怎么看?

霍青:我觉得这是对的,我们在中戏上学的时候。老师一直教导我们要爱心中的角色,不要爱角色中的自己。虽然是一个套话,但是观众能够记住这个角色,就证明我工作没有失败。

谭飞:其实没有什么遗憾,可能比叫我霍老师更高兴。

霍青:对,哪怕都记混了我都高兴。

谭飞:但你生活中经历过这种事情吗?

霍青:经常有,有时候到一个餐厅或者到一个超市,他就会说你好像来过?我说对,来过,我老来。那天我们去参加选举投票,然后我就去签字,我一签字签完了以后,他说您签裴如海也行。

谭飞:这是挺凡尔赛的。

霍青:观众他就是记这个角色的。

谭飞:对,就说明演得好,让大家深刻,也说明你的创作被认可了。

霍青:对,您觉得这个角色人家观众没记住你名字而记住角色,其实这是观众对你的褒奖。

谭飞:你也演过很多话剧,你觉得话剧跟影视表演区别在哪?

霍青:我本身是中央戏剧学院话剧表演系毕业的。有很多人说影视演员演不了话剧,这是对的,但其实经过训练也是可以的。有人说,话剧演员比影视演员就要强,在拍摄现场当中,话剧演员特别棒。我觉得也不是这样,因为影视,包括电影学院,一些影视表演学院,他们训练出来的演员,他们和我们直接从戏剧学院话剧表演系毕业的学生,一到屏幕前那就能看出来,他们那种分寸的把握特别到位,而我们话剧出身的演员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琢磨。

谭飞:因为你在舞台上,有时候包括你说话的声音、肢体都要稍微大一点。要不然观众看不清楚。

霍青:现在还好点,现在都是有无线麦。

谭飞:现在麦还能放大的。

霍青:过去这个舞台虽然是甲级舞台。

谭飞:靠吼。

霍青:对,你没有麦。

谭飞:声音得大。

霍青:你声音必须大,我们那时候上学的时候天天练《怒吼吧黄河》。就跟歌唱演员似的,天天得练声,就是为了在没有麦克风的情况下,把声音传到最后一排的最犄角的观众的耳朵里。在舞台上,人就这么大,有时候你这个动作就必须夸张一点。最近这一个月我一直在北京,我有幸参加了我们单位的一个建党100周年的话剧,叫《八百里高寒》,是写当年我们铁道兵在东北零下50度的极寒的气温下,工作生活的一个艰苦的生活历程。这个是我们建党100周年的话剧展演,八个展演剧目挑的第一个。这个戏里演员最后的时候,他是掉泪的,第一排可以看见,眼泪掉下来也能看见,而且因为演员的真情实感,通过你的声音,是能够感受到的。他是跟着你一块掉泪的,这是在现场的朋友回来给我的反馈。但是在后排的观众他是看不见的,最后他可能会用一些动作来展示。比如他完全掉泪时候,最后要说这句话说,对,虽然脱下了军装,但依旧是军人的脊梁。他会呼噜一把脸,连眼泪带鼻涕一把呼噜下来。用这个动作,观众就能感知到。

谭飞:这就是特别不一样。

霍青:对,又增强了这个人物的力度了,又给观众传达了一个信息。还有一个,我们在影视表演,话剧演员和影视演员在处理问题上,处理台词上也有不一样的地方。刚才我说,你看影视演员就得天独厚的,人家对台词可能处理得更生活一些,而我们刚出道的一些话剧演员,可能他就会呆板、怔一些,这是值得注意的。

演员之间应该互相依托、互相扶持

谭飞:那么再问你一个关于表演和对手戏的问题。我那天跟王劲松聊,有人问他怎么看待“飙戏”?说很多戏骨,演戏演得特别好的演员,在一起必然会飙戏。劲松他说我不喜欢这个词,我觉得这个词不好,你是什么身份,你就要做恰当的事,而不应该说我非得跟你飙着演,对对手来说其实是互相的依托和互相的扶持,这才是一个好的表演的场域,你怎么看?

霍青:我觉得劲松说的对,飙戏它是个贬义词。我们演戏,准确的来说是要搭戏,把这戏搭起来。

谭飞:只有搭,没有飙,对。

霍青:对。过去有句话说是一花独放不是春。

谭飞:百花齐放春满园。

霍青:对,大家平常在生活中看戏的时候,也可以自己审视一下,不管哪一个电视剧或者电影,如果这个好的话,都是整场演员演得好,不是说某一个演员非常好,剩下演员都不行,这个戏也好看不了。有些说这搭戏搭得真舒服,他也高兴。

谭飞:这个是对的。搭戏反而是应该给观众最好的一个安排,而不是飙戏,因为有时候飙戏反而会显得很怪。

霍青:不仅伤了对方,也损了自己。

谭飞:说得对,这反而不准确了。

霍青:对,没错。

谭飞:接下来霍老师还有什么工作计划能够给大家披露,当然我知道有些宣传没那么快,有些什么能给大家说一说。

霍青:下面的戏也都在进行当中,有一个戏也是明年的大戏,很有气魄的一个戏。

谭飞:行,我们期待霍老师的新作。

霍青:谢谢,谢谢。

参与本期节目互动将有机会获得霍青亲笔签名照一张。

我们将在本期评论中抽出3位幸运朋友。

欢迎大家积极参与~

往期回顾

【演员】

王景春 | 张鲁一 丨黄晓明

王学兵 | 梁天 | 王劲松

潘粤明 | 郭京飞 | 周游

罗晋  | 周一围 | 黄轩

 高晓攀  | 王迅 丨于小彤

肖央丨刘钧丨MIKE

刘奕君丨曹炳琨丨许亚军

张颂文丨保剑锋丨常远

王耀庆丨大鹏丨朱泳腾

叶逢春 丨包贝尔丨侯勇

林雨申丨黄才伦丨杜淳

李晨 丨张光北 丨阎鹤祥

李易峰 | 郑恺 | 袁文康

李晨 | 小沈阳 

 殷桃 | 田海蓉 | 王珞丹 

刘敏涛 | 郝蕾 | 谭卓

海清 | 池韵| 佟丽娅 

 姚晨 | 迪丽热巴 

杨幂 | 唐嫣丨张天爱

柳岩丨陶红丨刘敏涛

咏梅丨江一燕丨宋佳

马伊琍丨王智丨梦丽

龚蓓苾丨黄璐丨邓莎

叶璇  丨黄圣依 丨颜丙燕

李一桐 丨颜丹晨 丨朱媛媛

王茜 | 努雅  |  周显欣

马丽丨孙宁

【导演】

冯小刚 | 陈凯歌 | 岩井俊二

郭靖宇 | 曹保平 | 赵宝刚

曹盾丨张永新丨杨文军

宁浩丨黄建新丨阿年

徐峥丨韦正丨田羽生

刘江丨毕志飞丨滕华涛

康洪雷丨李少红 丨 万玛才旦

刘雪松丨冯小宁丨刘一志

习辛丨陈思诚丨陈勋奇

叫兽易小星丨刘杰丨宋文

谢飞丨忻钰坤丨高群书

张杨丨天毅丨辛爽

刘誉丨曹慧生 丨黎志

唐季礼丨丁晟 丨文牧野

董润年 丨尹力丨王瑞

安建 丨诺兰 丨吴宇森

郑晓龙 丨陆川 丨王晶

张艾嘉 丨贾樟柯 丨阚卫平

张歆艺 丨许诚毅 丨郑保瑞

伍仕贤 丨李杨 丨张立嘉

刘健 丨 姜伟 丨林妍

龚朝晖 丨王伟民丨路阳

田波 丨张险峰 | 潘相然周楠 | 王小帅 

【编剧】

赵葆华 | 何冀平 | 王力扶

严歌苓 | 束焕 | 余飞

梁振华丨孟婕丨陈琼琼

杨劲松丨高璇丨任宝茹

兆民丨杨真鉴丨李潇

六六 | 钱小白、清闲丫头

【制片人】

尹香今 | 韩三平 | 王中磊

方励丨韩冰丨蔡佳

孟凡耀丨吴玉江丨郭现春

藤井树丨戴莹

【企业家】

任仲伦丨于冬丨汪小菲

王中磊 丨刘朝晖

【歌手】

张靓颖丨卢庚戌丨吴克群

苏阳 丨谭维维

《四味毒叔》是由策划人谭飞,剧评人李星文,编剧汪海林、宋方金、史航五人发起的影视文化行业第一垂直独立视频表达平台。欢迎有个性、有观点的导演、制片人、编剧、演员、经纪人、评论人、出品人等前来发声,或脱口秀,或对话,观点不需一致,但求发自内心。“说” 责自负,拳拳真诚在心。

欢迎光临四味杂货铺